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濟 > 商業 > 正文

王中軍歸來: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華誼

投資了華誼兄弟(300027)的馬云,曾吐槽王中軍是“中國最懶CEO”:每天上午11點起床,喝茶,吃飯,找人聊天……“王中軍這家伙基本不干活”“他說讓我投資,我說投誰也不投這樣的人”。

嘴上說著對華誼“一點興趣都沒有”的馬云,卻在王中軍的再三勸說下,于2006年投資了華誼,持股13.5%。關于為何改了主意,馬云后來堅定地說“希望中國能夠出一個站得住腳的像華納的電影公司”。

2015年,阿里創投以15億元再次入股華誼,獲得4.47%的股權。2018年,華誼遭遇業績與聲譽上的雙重打擊,陷入困境。即便這樣,阿里影業仍借款7億給了華誼,可謂雪中送炭。不過此時,昔日的影視一哥,離“中國版華納兄弟”的目標越來越遠了。

2018年,華誼交出了上市10年來的最差成績單。根據華誼披露的2018年年報,2018年華誼營收為38.9億元,較上年同期減少1.4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0.93億元,同比減少231.91%。這也是華誼上市10年來首次虧損。

對于虧損原因,華誼方面表示,主營業務較上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,影視娛樂板塊報告期上映的部分影片票房未達預期;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板塊受市場環境的影響,各項目推進進度存在時間性差異,導致收款進度在各年之間有所差異。

王中軍則坦言,“2018年華誼兄弟遭遇上市以來最大的一次沖擊”,“不用追溯市場原因,我們還是以反思自己為主”。

業績虧損之外,債務纏身和股權質押比例居高不下,則是橫在王中軍面前的另外兩座大山。

截至2018年年末,華誼兄弟短期借款為1.92億元,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36.47億元,債務總和遠高于目前華誼的貨幣現金26.41億元。根據統計,華誼2019年年內到期的銀行和信托借款達14.47億元。

按照華誼兄弟最新披露的數據,作為華誼的實控人,王中軍、王中磊兄弟目前持有公司股權比例為28.03%。但財報顯示,目前王中軍累計質押約5.21億股,占其持股比例84.8%;王中磊累計質押約1.68億股,占其持股比例99.9%。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表示,股權質押高存在一定風險,“可能會影響他們在公司的經營權和控制權”。

重壓之下,王中軍表態,自己2019年的工作重心將放到華誼主營優勢的重建上,他要參與公司所有電影項目,從孵化開發到宣發落地,全面強化對電影業務的管控;同時要正式回到電影公司的綠燈委員會,擁有一票否決權。此前,在華誼內部,王中軍和王中磊兄弟二人分工明確,哥哥掌管公司戰略,弟弟負責執行落地。

王中軍回歸,此時中國的影視江湖格局已經起了新變化。他能帶領華誼走出困境嗎?

初嘗票房勝果

在華誼內部乃至影視圈,王中軍、王中磊兄弟被稱為“大小王”。

王中軍隨性灑脫,頗有藝術范兒,喜歡享受生活;王中磊則理性嚴謹。馬云曾經調侃說,“中軍是真瀟灑,我都不知道辦公室他去不去,反正我覺得他是為我去的辦公室”。不愛去公司,喜歡畫畫喝茶,王中磊后來干脆把哥哥的畫室和茶室全搬到了公司。

藝術氣質與商人屬性似乎很難在一個人身上兼容,但王中軍做到了,這與他的經歷不無關系。

下過鄉,當過兵,留過學,王中軍的經歷顯得比同齡人更為豐富。1989年,29歲的王中軍懷揣著“美國夢”,與妻子一同去了紐約。回憶起國外的那段時光,王中軍坦言自己并不喜歡。他說自己和電視劇《北京人在紐約》中姜文扮演的角色非常相似,甚至是“一模一樣”。靠著邊讀書邊送外賣攢下的10萬美元,1994年,王中軍從美國留學回來,與弟弟王中磊創辦華誼兄弟廣告公司。

王家兄弟四人,王中軍在家中排行老二,王中磊比王中軍小10歲。和哥哥不同,王中磊沒有下過鄉,也沒當過兵。他曾對媒體說自己當時最大的理想是在音像店里當售貨員,“那時候喜歡聽流行歌曲,開始有港臺、歐美的歌曲進來”。

創業初期,兄弟倆靠承接廣告業務為公司積累了初期資本。四年之后,1998年,在王中磊的鼓動下,華誼兄弟成立影視部,陸續投資了陳凱歌的電影《荊軻刺秦王》、馮小剛執導的《沒完沒了》以及姜文執導的《鬼子來了》,正式涉足影視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投資的上述三部電影中,只有馮小剛的電影賺錢了,華誼兄弟投資1100萬,獲得5000萬的回報。“正是馮小剛這部片子,讓我看到了希望。原來電影并不是都賠錢,也有的是可以賺錢的”,賺到錢的王中軍感慨萬千,之后馮小剛簽約華誼,組建工作室。華誼也成為國內第一家與導演有契約關系的影視公司。

2000年,王中軍不甘心只做電影,開始將目光延伸至與影視相關的其他行業。恰好這時,影視演員李冰冰的經紀人王京花正計劃成立一家公司,想要尋找投資人。就這樣,在李冰冰的牽線搭橋下,王中軍與王京花一拍即合。隨后,隨后王京花加盟華誼,組建經紀團隊,簽下的第一批藝人包括李冰冰、范冰冰、胡軍、佟大為、任泉等。在王京花的運作下,華誼旗下聚攏了包括陳道明、夏雨、楊紫瓊、劉嘉玲等四十多名藝人的龐大隊伍,幾乎涵蓋了國內70%左右的一二線明星,成為國內頂尖經紀公司,這也是華誼兄弟藝人經紀業務最輝煌的時期。

藝人出走風波

2005年,王京花與華誼4年合約期滿,帶領旗下藝人包括陳道明、劉嘉玲、梁家輝、夏雨等集體跳槽橙天,引發娛樂圈地震,甚至傳出“華誼被掏空了”的說法。

當時,坊間傳言,王京花離職是因華誼高層內部產生分歧,導致王京花幾名親信相繼離職,橙天娛樂趁虛而入,重金將其挖走。

之后,王中軍出面澄清,“我們和王京花的合作有五年了,一直關系很好!當然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們也不能強加給別人”。而對于“華誼被掏空”的說法,王中軍頗為自信地說“要是換成是我走了還差不多”,并表態“華誼缺了誰都可以”。

王京花出走半年之后,華誼推行藝人工作室的經營模式。工作室自負盈虧,并對公司的收益負責。這種模式一開始取得了成功,但始終無法解決公司與藝人之間的利益沖突。不少藝人在羽翼豐滿后,選擇自立門戶,其中就包括華誼一手捧紅的范冰冰、李冰冰、黃曉明等。有統計顯示,2004年到2014年這10年間,有近70位藝人從華誼出走。

王中軍雖然嘴上說著沒事,但反映在財報上,華誼經紀業務的收入在2009至2013年呈逐年下降趨勢。作為華誼曾經的三大經濟支柱之一,藝人經紀在2014年已不再是華誼年報中的主營收入。

多年之后,談起藝人出走對華誼兄弟的影響,王中磊說:“中國藝人經紀體制發生變化,他們(出走的藝人)不滿足做一個演員,他們更想做演員之外的事情,這個不需要挽留,還有那么多新人需要我們扶持起來”。

一夜暴富與套現質疑

2009年,華誼掛牌深交所,成為民營影視公司第一股。開盤當天,華誼股價最高漲至90元,這也是華誼上市后的價格巔峰,此后再未被超越過。

華誼上市,不僅讓王中軍兄弟倆身家過億,旗下眾多明星也跟著“一夜暴富”。上市之前,華誼進行過兩次增資擴股。其中,馮小剛、張紀中、李冰冰在2007年以每股0.53元價格買入,黃曉明、羅海瓊、張涵予等明星則在2008年以每股3元價格入股。按照華誼28.58元的發行價,2007年買入的收益率達50倍,2008年買入的收益率達9.5倍。

上市當天,華誼最終以70.81元價格收盤,較發行價上漲了147.8%。持有華誼股票的馮小剛,當時身家超過2億,他在現場曾激動地表態,“我會在這個公司干到底,我會跟著王中軍干到底”。后來,馮小剛從華誼套現2個多億,徐帆稱光稅就交了4000萬。

不僅馮小剛,王中軍兄弟倆也曾經頻繁套現華誼股票,一度受到輿論質疑。2013年,王中軍在當年8月、11月曾三次減持公司股票,套現超過5億元,加上王中磊在當年也曾兩度減持,兄弟二人共減持股票市值達7億元。如果再加上馬云的兩次減持,三人在2013年減持的股票市值累計達10億元。

華誼方面曾對王中軍大規模套現做出解釋,稱董事長“因孩子工作、理財、投資新項目所致”。面對非議,王中軍則稱,“未來賣不賣股票是自己的自由,不會作承諾”。從公司領著幾十萬的薪水,王中軍說自己是個挺能花錢的人,不賣股票沒法生存。

此后,王中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更是表態,“一個創業者套現或減持股票是個太正常的事情,如果不減持股票,那這個創業干什么,難道死了之后把錢捐出去還是留給我兒子嗎,我覺得還是要享受生活”。

懂得享受生活的王中軍,在商界是公認的“藝術家”。他從小喜歡畫畫,21歲考上美術學院夜校班,師從藝術家楊飛云、錢紹武。即便日后擔任華誼董事長,他也依然沒有放棄畫畫這項愛好,甚至還將親手創作的畫進行出售,40萬元一副,絕無折扣。購畫者包括馬云、史玉柱、宋丹丹、汪峰等商業圈、娛樂圈大佬。

不僅喜歡畫畫,王中軍還熱衷收藏畫作,豪擲重金收藏世界名畫的舉動讓他聲名遠播。2014年,王中軍花3.77元億拍下梵高畫作《雛菊與罌粟花》;2015年,以2.01億元成交價,拍下畢加索畫作《盤發髻女子坐像》;2016年,王中軍再次出手,以2.07億元將曾鞏傳世孤本《局勢帖》收入囊中。

除此之外,王中軍還喜歡騎馬和收藏,且舍得砸下重金。據媒體報道,他曾花3000萬元打造馬會,養了60多匹純種馬,每匹價格幾十萬美元。

盡管看似“不務正業”,但王中軍與王中磊在公司分工明確:王中軍掌管公司戰略和資本,負責找錢,不管花錢;王中磊則負責執行戰略。

肩負找錢任務的王中軍把更多時間花在了“交朋友上”,他自己也說“交朋友是第一生產力,高過所有生產力”。而提到朋友,就繞不開對王中軍和華誼至關重要的人物——馮小剛,這個對王中軍來說既是朋友又是兄弟的人。

“馮小剛依賴癥”

王中軍與馮小剛合作近30年,可以說是互相成就。王中磊曾說,“小剛嚴格說,是華誼電影版塊創始人之一,我們成就了小剛,小剛也成就了華誼的電影”。

馮小剛共與華誼合作了包括《大腕》、《天下無賊》、《集結號》、《非誠勿擾》、《一九四二》、《芳華》等在內的14部電影,累計票房超50億。

1998年,王中軍兄弟倆與馮小剛相識,華誼兄弟1100萬投資馮小剛的電影《沒完沒了》,賺了5000萬。這場豪賭不僅讓王中軍收獲了實實在在的利潤回報,也幸運地得到了馮小剛。

隨著在影視圈地位的確立,有聲音質疑王中軍及華誼對馮小剛過分依賴。王中軍不否認馮小剛對華誼的重要性,直言馮小剛與華誼第一個合約期滿,離開華誼兄弟是他遭遇的挫折之一,“因為我是依賴馮小剛的”。馮小剛出走一年后轉身回到華誼,為牢牢將其捆綁,華誼付出了400萬現金和公司3%股權的代價。

2015年,為了深度綁定馮小剛,華誼又以10.5億元收購馮小剛控股的東陽美拉70%股權,引起外界一片嘩然。東陽美拉的資產總額僅1.36萬元,負債總額1.91萬元,這意味著華誼兄弟對一家凈資產為負的公司給出了15億元的估值。

根據對賭協議,2016年-2020年,東陽美拉承諾每年稅后凈利潤不低于1億元,并每年增長15%。即,東陽美拉2016年-2020年凈利潤需分別達到1億元、1.15億元、1.32億元、1.52億元和1.75億元。若無法完成目標,馮小剛將以現金補足差額。

2016年,東陽拉美實現凈利潤1.05億元;2017年,東陽拉美凈利潤為1.17億元。雖然剛剛過對賭線,東陽美拉的業績表現并不突出。2018年,東陽美拉凈利潤為6501.5萬元,未達到1.32億元的對賭目標,這意味著其需向華誼補償約6700萬元。最新財報顯示,目前馮小剛已向華誼支付6821萬元業績補償款。

2018年,馮小剛新電影《手機2》開拍,引發了央視前節目主持人崔永元的不滿,隨后崔永元在微博爆料影視圈“偷漏稅”問題,引爆輿論,馮小剛、華誼也被牽涉其中。華誼股價大跌,市值蒸發超80億元。

王中軍不得不就此事發出致股東信,對偷漏稅傳聞予以澄清,并對高溢價收購東陽美拉以及“依賴馮小剛”的質疑作出回應。王中軍說,“收購美拉這幾年,僅看電影票房一項,《我不是潘金蓮》和《芳華》兩部文藝片就已經實現了近20億的總票房,再加上《芳華》和線下文旅互動帶來的長久收益,和小剛在綜藝節目、網大網劇和新導演孵化等領域布局的陸續收益,東陽美拉的公司價值已經實現了大幅增長”。

“與其說華誼兄弟‘依賴馮小剛’,不如更確切地說我們‘依賴創作者’,包括作家、編劇、導演、演員以及影視創作鏈條上的每一位創作者,他們才是影視行業真正的核心價值所在。”王中軍如是認為。

事實上,近些年來華誼也開始與徐克、管虎等導演合作,并培養田羽生、程耳等新銳力量。盡管如此,華誼仍未能交出亮麗的電影作品。在2019年春節電影檔中,華誼更是全面缺席,未推出一部電影。

華誼方面披露的消息顯示,由管虎執導的電影《八佰》定檔2019年7月5日上映;田羽生導演的電影《偉大的愿望》定檔8月9日上映;此外,周星馳導演的《美人魚2》及根據現象級手游改編的電影《侍神令》(原名《陰陽師》)已殺青進入后期制作階段;陸川導演的《749局》已開機拍攝,有望在2019年年內陸續上映。

華誼能否憑借上述電影翻盤,猶未可知。

實景娛樂發展不暢

影視業務業績不佳,王中軍寄予厚望的實景娛樂,近些年的業績也不搶眼。

事實上,2011年,華誼就已經開始涉足實景娛樂業務,當時主要以品牌授權為主。資料顯示,2011年,華誼成立華誼兄弟(天津)實景娛樂有限公司,探索向休閑旅游實現知識產權轉型。2014年王中軍提出華誼去電影化戰略,發展多元化綜合產業,打造實景娛樂。

關于轉型,王中軍曾這樣解釋:“我們想將電影收入占總營收比值降下來,進行知識產權轉型,學習迪士尼”“成為一個有穩定財務支撐的行業領導者”。

2014年,王中軍兄弟正式將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列為與影視娛樂、互聯網娛樂并行的三大業務板塊。目前華誼兄弟電影世界(蘇州)已于2018年7月開業,華誼兄弟(長沙)電影小鎮于2018年12月開放。華誼在最新財報里透露,預計2019年會有2-3個項目陸續開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從2014年至2018年的華誼財報可以看到,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板塊的業務的成績并不搶眼。2014年,營收2.34億元;2015年,這一數值為急劇下降5557萬元,變為1.78億;2016年,營收2.57億元;2017年,2.58億元;2018年,1.49億,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2.15%。

盡管實景娛樂項目在年報上的數字并不好看,王中軍依然很看好實景娛樂。他認為,“2018年業績雖未達預期,但主要是受到市場環境的影響,在開發中的各實景項目進展緩慢,導致相關授權收入有所延遲。這是時間問題,相應收入后續會陸續體現。

“且文旅融合項目對拉動地方經濟增長的貢獻不斷突顯,融匯特色文化、電影基因的文旅融合項目必定會有更大市場機遇”,王中軍說。

未知的風險

2018年,A股市場整體低迷,影視行業遭遇稅收風波重創,公司估值大幅下跌。部分股東質押比例較高的上市公司遭遇平倉現象,例如華錄百納(300291)由于控股股東質押比例過高被強制平倉,驊威文化(002502)的控股股東不得不轉讓控制權,以此化解質押危機。

華誼的質押比例也處于高位,這讓其也存在風險。王中軍、王中磊作為實際控制人分別將其持股的84.8%、99%的股權質押出去。在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看來,華誼股權質押高存在一定風險,“可能會影響他們在公司的經營權和控制權”。

另據華誼2018年年報顯示,2018年華誼的資產負債率為48.01%,處于歷史較高水平。為緩解資金壓力,2019年4月10日,王中軍個人向華誼借款2.7億元。3月18日,華誼兄弟向浙江橫店影視產權交易中心借款2600萬。

1月24日,阿里影業向華誼提供7億元借款,借款期限為五年。1月8日,華誼兄弟表示擬以持有的全資子公司華誼兄弟娛樂、英雄互娛、東陽浩瀚、華誼影城(蘇州)股權等資產提供質押擔保,申請銀行授信累計共計25億元。如此密集的籌措資金,華誼資金壓力不言而喻。

分析人士認為,“去電影單一化”本是為了讓華誼擺脫對電影的依賴,同時發展互聯網、實景娛樂等業務,增加收入來源。初衷是好的,無奈多元化項目并不爭氣,實施結果不如人意。如今華誼業績巨額虧損,債臺高筑,外界對華誼的前景充滿擔憂。

此番王中軍歸來,能拯救華誼嗎?

作者/王文華張櫻玲(實習生)編輯/胡非非

標簽:

相關文章

    最熱文章
    閱讀榜
            精品推薦 recommended products
              {"remain":4999930,"success":1}http://www.qakolq.live/finance/2019/0524/77118.html
              058期平特一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