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貸江湖:實際年利率暗藏陷阱
2017-10-31 10:30:29        今日中國www.qakolq.live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來源:今日中國

[摘要] 互聯網金融公司趣店正在資本市場和社會輿論中翻云覆雨之時,在微貸行業工作了3年的許山(化名)提交了辭職信。

時代周報記者 溫迦南 發自廣州

互聯網金融公司趣店正在資本市場和社會輿論中翻云覆雨之時,在微貸行業工作了3年的許山(化名)提交了辭職信。

“這個行業掙的很多是造孽錢,我也掙了不少,應該抽身出來了。”這名28歲的年輕人手腕上的手表是價格近8萬元、赫赫有名的勞力士“綠水鬼”。

這不是一塊山寨貨。

美東時間10月18日,創辦三年半的趣店亮相紐交所,發行價24美元,開盤直接拉升到34.35美元,市值達到了驚人的110億美元,由此成就美國今年以來第四大規模的IPO。

兩個工作日的強勢大漲后,趣店CEO羅敏回應質疑反而引發軒然大波,此后趣店股價在震蕩中下跌。

趣店處于輿論風口浪尖的最主要原因,是把高利率貸款借給了消費水平超過其消費能力的低收入群體。

就在關于現金貸的爭議不斷發酵的大背景下,10月28日,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志宏在“2017首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”上明確表示,包括現金貸在內的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。而廣東省金融監管部門人士也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,近期內將很有可能出臺關于現金貸的監管政策。

據財新報道,銀監會2017年立法工作范圍內的《網絡小額貸款管理指導意見(暫定名)》已在內部征求意見,但發文時間不詳。該文件由銀監會普惠金融部、法規部負責擬定。

底層的10%

2013年大專畢業的許山,從銷售行業轉行現金貸的過程頗具戲劇性。本來,他是準備去“借錢的”。

“當時我去借錢辦手續的時候,剛好遇到了他們擴張招人手,在了解到我大專讀金融之后,老板毫不猶豫就拍板要了我,我也因此進入現金貸行業。”

目前,中國信用卡持卡人群占總人口數近30%,其中絕大多數都是頭部人群。剩下的60%中,更多都是依靠民間借貸來融資。而剩下的10%人,沒有任何金融機構愿意服務他們,也很難通過民間借貸融資,直到現金貸的出現。

加入行業接近三個月時間里,許山不斷地去和不同的客戶聊天,以了解客戶的真實情況。“我就是和他們蹲在馬路邊上,一邊抽著煙,一邊去了解為什么如此急迫需要這筆錢,”許山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“以前覺得自己只是被金融服務拋棄的個別人,現在才發現無法獲得金融服務的這個群體如此龐大。”

許山的客戶畫像是,22-40歲之間,月收入5000元之下,理發師、外賣員、餐廳服務員、房產中介等,都是比較常見的職業。他們幾乎都是月光族,如果當月出現任何著急花錢的事件,比如女朋友過生日、有朋友結婚包個紅包,這樣的小事,都可能讓現金流斷裂。還有一些更大的需求,比如外賣員短期拆借幾千,可能就是為了買一輛電動車,開始外賣服務。

活躍的大學生用戶

但即便只是10%的用戶,在國內,這一人群數量多達1.4億。

2016年初至今,網貸平臺短期現金貸業務迎來爆發性增長,過去一年增長約12倍。據網貸之家的估算,目前整個現金貸行業的規模在6000億-1萬億元之間。

根據網貸網發表的數據,短期現金貸業務,即借款期限在6個月及以下,借款金額小于等于1萬元的個人信貸,在2016年1月的成交金額僅為1.57億元,而 2017年3月單月P2P網貸短期現金貸業務成交量達到47.78億元,約占當月P2P網貸行業單月成交量的2%。

正如《潛伏》中謝若林對余則成說的那句話:“兩根金條放在一起,你告訴我哪根是高尚的,哪根是齷齪的?”從0到1萬億,野蠻生長下的現金貸本就是一場追逐金錢的游戲。

另一名網貸從業者王升向時代周報記者描述了他印象深刻的一幕。

去年年中,王升的公司去珠三角一家職業技術學院做推廣。“當時我們贊助他們的學生會辦活動,只花了不到3000元,就在學校里支起了四個帳篷做推廣,帳篷前面擠得水泄不通,大家興高采烈地下載APP和填寫個人信息。”王升表示,大學生看待現金貸,無異于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,這是他們壓抑已久的物質需求爆發的窗口。

“當時我被問得最多的問題是放款額度有多大,多久能到賬,他們幾乎都不問貸款利率和手續費的問題。”在他看來,可能正是因為現金貸所涉金額較小,貸款者也容易忽略貸款利率和手續費。

但事實上,這筆利率和手續費,絕不是可以簡單忽略不計的小數字:以一筆兩個月期1000元的小額現金貸為例,兩個月到期后收取的利息是5%,同時還要收取20元的審查費和70元的賬戶管理費,兩個月到期之后需要交還1140元。

這場宣傳活動之后,一夜之間來自該學校的貸款申請就有接近200萬元,老板當月就給他發了超過5萬元獎金。

一個半月之后,王升陸續接到電話,內容全都大同小異,都是學生希望能延遲還款。王升進入這個行業之后第一次感受到罪惡感,“這些孩子為了要錢都不知道會做什么”。

王升補充說,延遲還款再向家里人或者親朋好友要錢,已經算很好的情況了,更糟糕的是為了還錢鋌而走險,例如去年曾引發廣泛關注的校園貸和裸貸風波。

事實上,不僅僅是學生,即便是職場人士,面對高額的違約金,生活也可能隨時“崩盤”。

去年年初,許山曾遇到這樣一位客戶,依靠3萬元借款,加上自己所有的積蓄,買了一輛二手車去開網約車。不久之后,網約車平臺開始逐漸降低補貼,對網約車的監管政策也不斷收緊,他再也無力償還貸款。

“當時他已經延期近一個月了,按照每天1%的違約金計算,欠款已經接近5萬元,最后他只好把車賣掉,才剛好夠還貸款和違約金。”許山感嘆說道。

實際年利率陷阱

畸高的利率,是現金貸處于風口浪尖的主要原因。

根據2015年9月開始實施的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》: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%,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,人民法院應予支持。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%,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。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%部分的利息的,人民法院應予支持。

但實際上,如今市場上的一些現金貸公司,已事實上突破36%的法定上線。

在商業領域中,有一條鐵律是:高利率,覆蓋高風險;低利率,覆蓋低風險。

現金貸所服務的人群是底層的10%,而金融行業本就“嫌貧愛富”。許山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他們公司的違約率大概在5%,遠高于信用卡的1%違約率。

一家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高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,要開展正常的互聯網小額信貸類業務,要覆蓋壞賬、運營推廣、技術人力投入等,把這些成本全部計算在內,借款利率不可能不超出24%的受保護區間,甚至也容易超出36%的最高紅線。如果客戶逾期也要被罰息。但現在,罰息還沒有標準。

甚至,當前現金貸的利息也沒有計算標準。

王升在跟客戶溝通時,只會提及每期的利息是5%,這樣計算之下的年利率(APR)是30%,而一旦要加上所有費用,年利率事實上達到84%。“假如年初借1000萬出去,年底就能夠收回1840萬。”王升給時代周報記者算了一筆賬。

比年利率更具有價值的,是實際年利率(EAR),加上所有費用之后,實際年利率更高。

“他們大概怎么也沒想到,當初承諾的每期5%的低利率,到最后成了高利貸。”當前絕大多數的現金貸公司,都不會告訴客戶年利率和實際年利率,只會告知每期利息,而絕大多數人缺乏金融知識,也不會去關注打款的實際年利率。

“現在突破36%年利率紅線的小額現金貸公司普遍存在。”廣東省金融辦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相關部門已經認識到,監管互聯網金融,“堵”絕非解決方法,引導小額消費金融正確發展,樹立行業自律性規范準則,或許能夠帶來一個多贏的局面。

原文來自:中國財經界

【慎重聲明】 凡本站未注明來源為"今日中國"的所有作品,均轉載、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,轉載、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,并自負法律責任。 今日中國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

最新資訊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廣告服務 | 我要投稿 | 意見反饋 | 信息糾錯 | 網站地圖

未經今日中國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本站今日中國(www.qakolq.live)提供空間和技術支持 Code ©2009-2016 今日中國版權所有 業務聯系:[email protected]

{"remain":4977721,"success":1}http://www.qakolq.live/news/keji/36947.html
058期平特一肖